投稿:饕餮君

黄前久美子不怎么喜欢夏天。

明晃晃的太阳晒起来,地面的温度几乎站不住人,室外的体育课和自主练习因此都成了折磨。往日凝视着宇治川的波光粼粼能带来平静,现在蒸腾上来的水汽也带着闷热,更别提河边的树下开始有了讨人厌的大批石蛾。

但那都是以前了。

这个夏天有一袭白裙的女孩子和她磨红了的脚踝,有在大吉山顶俯瞰到的县祭灯火,有交织在一起的悠风和小号。

还有以前绝对没有想象过的风景——比如清晨的上学路上,坐在电车里昏昏欲睡的高坂丽奈。

以前是怎样才会觉得她是不可攀折的高岭之花的……?

高岭之花本人显然没有察觉到她的想法,半眯着眼似乎在努力不让自己完全沉入梦乡,脑袋却已经开始一点一点,完全随着重力下沉的力度让人感觉她彻底清醒后一定会开始头晕。

黄前久美子想了想,还是顶着可能降临的起床气风险去拉她的水手服袖子:“丽奈……?”

一双朦胧的紫藤色眼睛转了过来,看清楚是她后弯起了一个放松的弧度。高坂丽奈不是很想开口说话,只用稍微偏下头表示自己的疑问。

“很困吗?”
“没有,不太容易醒……而已。”

……这和很困有什么区别啊?黄前久美子努力咽下吐槽的冲动,更仔细地观察坐在旁边的人。的确,丽奈的状态与其说是困倦,不如说是:“低血压……?”

“好像是那么说的……来着。”

体质是这样还要这么早来练习啊……黄前久美子心中不知道第几次升起了“真不愧是丽奈啊”的想法,转头一看刚刚还在心里称赞的人又开始了“看上去颈椎随时会断掉”的不停点头。

努力和供血不足带来的昏沉感作斗争的高坂丽奈突然感受到了来自侧方的推力,自己似乎是被推着靠在了什么东西上。从上方传来的声音为这点疑问做了解释:“那就睡一下嘛,到学校了再叫醒丽奈。”

感受到靠在肩膀上的脑袋动了动,久美子以为她要起身,正打算再说点什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告。结果丽奈只是更往她的颈窝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彻底闭上眼睛。

(未完待续)